高尔夫球场的管理措施

高尔夫球场的管理措施

高尔夫球场的管理措施

一、前言

现代高尔夫运动目前公认是16~17世纪在苏格兰东海岸发展起来的。其核心规则是用一根长杆击球,使它从一个固定的位置飞入事先标志好的目标球洞中去。球洞位于延伸到远处的运动草坪上。只有在苏格兰,才可能设置一系列的洞来打球。追溯历史,高尔夫很可能起源于”Chole”—一种佛兰德人的运动,或者可以说高尔夫是”Chole” —荷兰Colf和英国Cambuca的延伸。需要注意的是本文中提到的所有术语都是当时圣·安德鲁斯老球场所使用的,且本文的重点主要放在1950年之前的时期。

二、圣·安德鲁斯老球场的特点

圣·安德鲁斯附近的沙地球场的地理构造形成于6000年的时间内。海平面下降了7.6m,暴露出了古老的海底和更低处的沙地区域。沙地上的沙子晒干后,被风吹到内陆地区及高的台地,形成了由脊、小丘和较低的松软地带构成的沙地。

1、土壤

从种植学的角度看,圣·安德鲁斯老球场是一片没用的沙子,甚至都不能算好的牧场。土壤贫瘠,保持养分的能力很差,透水性又极强,特别是在夏季,排水能力强达152~203mm/h,造成土壤经常是干旱的。土壤是由细砂和极细砂构成的,55~70%的砂粒粒径在0.125~0.25mm之间,8~10%的颗粒在0.05~0.125mm之间。土壤呈微碱性,pH值在7.2~7.8左右。可溶性盐分、钠、重碳酸盐含量均属正常水平。

2、气候

圣·安德鲁斯老球场属北方海洋性凉爽潮湿的气候,非常适合冷季型草坪草等多年生的C3植物生长。冷季型草坪草适宜生长的温度是16~24 C。所以在圣·安德鲁斯老球场几乎不存在由于温度过高或者过低造成的胁迫。同样,也几乎没有季节因素的影响。夏季的干旱仅仅偶尔发生,如1896年、1911年、1919~1920年、1933年、1976~1977年和2003年。

三、早期老球场的植物构成

16~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关于球场草坪种类的记录。所有适应干旱、贫瘠砂地土壤的高草和灌木都曾用于老球场,同时还有应用在沙丘之间松软土地上的矮小草类。

1、果岭

传统的林克斯球场的特点是随机成片生长的低矮草类,通常比较平整,由于野兔的啃食保持低矮状态。一公顷面积上有150~200只兔子就可以将羊茅-翦股颖草地啃食到10mm。典型的情况是,在主要由生长低矮的细羊茅和翦股颖构成的独立区域,频繁的放牧能够刺激草的生长。1850年,老球场第七洞周围长满了石楠,而1840年之前,那个球洞周围只是破碎的贝壳和沙子。

2、发球台

早期的发球台种植的草坪和果岭大概是类似的。因为当时它们是紧靠在一起的。直到1882年,所有的发球台才与果岭区分开来。

3、球道

新老沙丘之间的狭长地段是老球场的球道区。由于土壤贫瘠,加上沙质土堆有机物含量少,在此生长的草类生长缓慢。这些草主要包括剪股颖类、细羊茅类,加上零星的一年生早熟禾等。这样所形成的草地表面就很适合高尔夫运动了。还有一些零散的植物生长区域,比如

(1)排水不良的低洼地生长灌木;

(2)在古老的沙丘上生长翦股颖或者沙生滨草。到十九世纪中期,第九洞的球道区长满了石楠。

4、障碍区或高草区

早期的障碍大多是由滨草(欧洲滨草)组成,生长在较新的沿海的沙丘上。同时还有像荆豆、金雀花、石楠属植物等灌木,主要生长在内陆的较老的沙丘上。几乎没有树木可以生长在林克斯这样的砂质土壤地带中。

四、老球场的果岭

1、球洞的制作和修复

对老球场进行的最初处理是球洞的制作和修复。最初关于此并没有文字记载。只是从18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这项工作通常一个月进行一次。1857年双果岭的建设完成以后,球洞则一周换一次。现在老球场上的球洞平均每星期换三次或更多。

2、挖洞器与划线器

早期的球洞是手工挖出来的,所采用的具体方法不清楚。如今知道的最早的挖洞器是1829年为Musselburgh高尔夫俱乐部制造的,直径为108mm的挖洞器。十年后当时的球场可能都采用了相似的工具。1898年,一种带有V型的挖掘刀和手柄的挖洞器在英国取得专利,专利人是帕特森的Arthur Cole。

19世纪80年代,苏格兰采用了一种金属的卷筒,不过不是在老球场上。这种”球洞杯”和旗杆固定器在1897年Arthur Cole取得专利后不久就在老球场上广泛使用。

3、旗杆

最早的标竿可能是用树枝或者其它天然的棍棒做成的。1843年在老的球场上,短的铁钉被用做旗杆。19世纪50到60年代,老球场上使用61至91cm高度的木质旗杆。1875年,高尔夫规则委员会首次应用了”旗杆”这一术语。1916年,旗杆的高度增加到了1.5至1.8m,然后在20世纪60年代增高到2.4m。1905年,F.C. Lander在英国注册专利,使用竹杖作为旗杆,位置正好在球洞的上方。这种设计消除了由于动物咬啮而造成旗杆断裂的问题。

五、老球场的草坪养护管理措施

1、果岭

果岭首次出现在1779年圣·安德鲁斯高尔夫协会的备忘录里。这是将一种草坪种类特别定义的先驱,也是有组织的草坪种植的先驱。这个发展过程在1882年,所有的发球台草坪和果岭区分开来的时候,表现得最为明显。

(1)清扫

最早的养护措施之一是在原始的果岭和与之相连的大约只有一杆距离的发球台草坪进行定时的清扫。工具是一个捆绑在一个短的木把上的枝条。最迟从18世纪晚期开始,清扫这一措施就开始应用了。其目的主要是扫掉那些无处不在的兔子粪便,还可以把附近的沙坑整平,以便于打球。到20世纪末,每周进行两次有规律的清扫。

(2)局部覆沙

早期的果岭附近,兔子挖掘的痕迹,开放式草皮和空地是通过覆沙填平的。它的作用是平整草坪表面。沙子很可能是从附近的沙丘或者海岸线找来的。用铲子或者手推车运回来。局部覆沙在19世纪早期就开始应用了,这个技术是大范围采用覆沙措施的前身。

圣·安德鲁斯高尔夫协会制订的高尔夫运动规则最早在1812年使用了推杆果岭这个术语。1829年的高尔夫运动规则规定果岭的半径小于18.3米。1856~1857年,老球场建设了七个统一的著名的双果岭。到19世纪70年代,几个球场的果岭变为统一之后,关于高尔夫球场建设的规定中才明确规定了这一点。1900年以后,这一切变得更加普遍。

(3)滚压

1880年前就有使用滚压来平整果岭的技术出现。在滚式剪草机还没有出现之前,人们曾经广泛使用一种手制的、推拉式的木头滚子。滚压是一种重要的技术措施,一直应用到20世纪30年代,人们意识到土壤紧实的害处为止。应用在果岭的滚压开始逐渐减少,现在,冬天或者早春,有时候会一星期滚压一次。

(4)剪草

几个世纪以来,老球场上的果岭都通过饲养兔子进行生物刈割。可能在19世纪中期,一些潮湿的低气压地区应用了大镰刀来修建果岭上长得过快的嫩芽。在果岭应用刈割来对付长得过快的草开始于1872年,当时老球场购买了一部带有轮子的剪草机,此时距1830年Edwin Beard Budding取得卷轴剪草机的专利已经过了40年。下一个新开发的重要果岭剪草机是手推式卷轴剪草机,1867年由Ransomes, Sims&Jefferies 公司制造。1937年出现了一个对大片的双果岭进行修建的主要突破,剪草机发展成为3联卷轴式果岭剪草机。第一台果岭剪草机是由Ransomes, Sims&Jefferies 公司在1939年制造的。直到1969年,老球场才投入使用六台类似的机器。1996到1997年,在R&A大奖赛、公开赛等赛事前,为了增加老球场上草的生长速度,也定时使用Lloyd’s Palladin的机械卷轴型剪草机。

自20世纪70年代起,老球场的果岭主要由坐式的、3联11刀卷轴式剪草机进行修剪。2002年起,果岭区由Toro的后走式、53cm宽、机动、11刀的卷轴式剪草机定时修剪,特别是在重要的大奖赛期间。

1950年前,老球场的修剪频率是不规律,只有在需要修剪的时候才进行。在19世纪晚期,只有部分果岭才偶尔根据需要在大奖赛前进行修剪。1950到1969年间修剪变得日益频繁,以保持6.4mm左右的高度。在20世纪70年代,夏季的修剪高度低于4mm,在无生长的冬季则升高到5mm。修剪频度是每星期三次。到1990年,修剪频度达到了每星期六次,夏季生长季修剪高度是5mm,冬季是6mm。

是否应该移走果岭上修剪之后的草屑,成为一个争议性的问题在长达五年多的时间里一直困扰着R&A的成员们。然而,直到20世纪30年代老球场才开始应用盛放草屑的垃圾箱。

(5)混合肥料的应用

到19世纪中期,草坪管理者们将沙子和海草混合起来做成混合肥料,通过施用这种肥料促进了受到践踏或破坏的草坪草的恢复速度。当时,并没有明确的记录说明混合肥料是主要用于作为营养来源,还是作为一种表面覆盖物。在R&A的记录中,混合肥料和表面覆盖物似乎是可以交换使用的术语。到20世纪20年代,混合肥料在老球场上才成为管理球场的措施之一。人们感兴趣的是它独特的pH值和特别的营养价值。到20世纪50年代混合肥料的应用开始减少了。

(6)覆沙

早期的覆沙技术包括过筛。这是为了去除沙子里的贝壳和石头。1922年老球场有记录的具体方法是将粗沙洒在一个固定的斜屏上,不要的大的杂质会留在屏上。1930年,转筛或者说机器转筛研制出后,老球场在1942年购买并开始应用了这种筛子。20世纪50年代开始,所有的果岭而不是局部每年都要进行一次覆沙。70年代开始,三月初进行覆沙的频率相对变高。现在覆沙是应用一种有动力的专用机械进行。

(7)穿刺

穿刺会让人想到早期用尖锐的叉子,手工穿透贫瘠而过于紧实的土壤。记录显示老球场到19世纪晚期才开始使用穿刺这一养护措施。1934年,老球场购买了六把专门的手工穿刺草坪的叉子。20世纪20年代晚期,手工的土心移取技术获得了专利。1930年,William Paul取得了应用最广泛的利用双脚的压力取得土心的专利。1933年,老球场使用了六个Paul式的3叉装置,而后三十年中一直在使用Paul式的取土样装置。没有关于使用频率的记录,但是依照取土心的叉子的更换频率来看,在紧实的地块上进行手动取土心的措施应该是经常性的。1934年使用了一种手推式的0.6m宽的钉状筒土心移取装置。随后于1935年购买了一种带有钻头的叉子。同时,还购买了一种手动的、推拉式的草坪滚筒除土器。通常,每年会对草坪进行一次深打孔,所用装置使用深度达到20~25cm,直径为12或8mm。夏天会使用水枪进行四到五次打孔。

(8)施肥

用马车将动物粪便等肥料运来并倒在老球场周围进行堆肥。1912年到1925年这一时期,用来运送肥料的马车数量很多,每年达130到250多辆。这个时期也正是在最严重的干旱之后。1939年老球场有这些肥料购买记录。那些堆肥很可能是以后典型的混合肥料的前身。

在20世纪20年代,肥料的应用增加了。当时最普遍的做法是将矿物质和自然有机的肥料混合在一起。矿物质肥料包括硫酸铵、硫酸铁、钾盐、过磷酸盐;自然有机肥料包括动物血、葡萄粉、麦芽屑、动物骨粉等。

最初肥料是装在草坪管理者手中的篮子里,手工撒在球场上的。由于采用了颗粒微小的肥料,1914年出现了手推的离心式施肥机。施用小颗粒肥料的手推式重力下落的施肥机也在20世纪20年代出现。1934年,手推式Coultas施肥机获得了专利,当年R&A也购买了一台这种施肥机。现在老球场使用的给大面积的双果岭施肥的步骤是:将肥料和沙子混合起来,然后将混合物装上一台开动的机械,同时进行施肥和覆沙。

(9)灌溉

1887年,在老球场一些果岭区附近人工挖掘了水槽之后,老球场才开始应用灌溉这一措施。这些水槽是木边的,深度3.0~3.7米。用一个两人力、手动水泵将水灌入木头的大桶里用马车运输。1911年一场严重的干旱之后,又将所有果岭区附近的水槽的深度加大,其中包括两个为专门的双果岭灌水的大水槽。1902年开始,R&A和市议会进行了一场长达13年的争论,其焦点是对老球场进行灌溉的必要性。最终,1915年通过了一个计划,即在每个果岭区安装带开关的水管接头,并用橡胶软管连接地面和接头,同时安装可以移动的水龙头。1934年,球场购买了六个很长的、双臂可旋转、固定水流的轻便式水龙头。

20世纪50年代,在每个果岭区旁边都安装了配水管线。第一个有动力的升压泵于1964年安装,用来将水龙头的水压提升到一个更合适的水平。随后在1967年,人们制订了在每个果岭区附近都安装地下的可升降弹出的水龙头的计划,水龙头的活动都由电子监控。1987年,老球场附近开掘了一个深72m,直径为20cm的井,并在其中安装了一个水泵系统。2000~2001年,水源计划作了彻底改变,变得更加现代化,并加入了电脑控制。灌溉果岭区仅仅为了保持草的活力,在干旱时期灌溉频率是最高的。

2、发球台

沙子用量的增加造成了早期的发球台的升高。这是由球童从临近的球洞处运来沙子并且手动填上的。这个过程从1812年一直延续到1890年。这个结果就是使得球洞区越来越大,其程度取决于替换球洞的频度。

直到1882年,老球场上所有的发球台才和球洞分开,同时也就明确地实现了果岭区和发球台只为一个球洞服务的目的。这个改变很可能是由于与早期的长柄木杆相比,由于应用带有铁头的新型球杆及打球频度的增加,导致大片的草地被破坏的原因。

发球台标志和发球台垃圾箱:1812年最早记录下来的术语是”标志”,指的是发球台标志。这个标志可以是可移动的,木桩、石头或者是类似的可以区分的物体。到1890年,老球场开始使用白色平面的可以移动的金属”圆盘”作为发球台标志,并且一直延续到今天。同样,到19世纪90年代,在发球台上开始应用一些大箱子来盛放发球台的砂子。这种箱子在老球场上一直应用到20世纪50年代。随后,这些发箱子被竖放,改作垃圾箱。

发球台草坪养护措施:据推测在19世纪80年代,老球场的第一个发球台草坪的种植与果岭区的种植是相似的。20世纪中期,发球台草坪的种植体系渐渐建立了起来。发球台草坪与果岭区草坪种植方法的最大区别在于:

(1)前者修剪高度较高,为8~10mm;

(2)修剪次数少,每星期2次或者偶尔3次;

(3)空缺的草坪上使用更多的Sand Patching;

(4)发球台标志的经常性移动,现在是每天移动一次。

3、球道

在1754年的《圣·安德鲁斯的高尔夫运动论文及规定》中提到了球道草坪。早期的球道非常狭窄而且不规则,有些形状像岛屿。大约19世纪30年代扩大到了27到36m。1857年在每块双果岭之间添加两个球洞,由于为了使打球的离程和返程路线分开,在19世纪60年代把球道拓宽到46~55m。接着在19世纪80和90年代又被继续拓宽到73~92m之间。

(1)填洞

一项耗费时间的活动,特别是在18世纪晚期,就是沿着打球的路线填兔子洞。1806年有报导说从一个大奖赛的安排来看,平均每天要填1200个兔子洞。林克斯球场的拥有者想要繁殖兔子来卖的时候,会在沙丘上展示兔子,这时候兔子的数量格外多。

(2)局部覆沙

几个世纪以来,自然风力将沙子从圣·安德鲁斯广阔的海边搬运到内陆并沉积下来,人们才建立了林克斯球场。直到19世纪晚期,人们都认为沙子的沉积是有价值的。在球道区使用的排名第二早的养护措施是”局部覆沙”,或者是手工用沙子填上有问题的地方。沙子用马车或者手推车运来。1849年R&A的记录表明第一球道和第十八球道的表面覆沙量增加了,甚至在1888年R&A的高尔夫规则上也提到了这件事。对球道上有问题的地区进行选择性的局部覆沙,这种做法一直延续到20世纪60年代。接着球道上更大面积的地段开始每年进行两次表面覆沙。

局部覆沙的材料是当地海滩上取来的海沙。海沙里有贝壳,但是似乎人工筛选的手段并不能将其从沙子里筛出来。沙子由马车运来,在球道区有问题的地方或者它的旁边堆成小堆,由平口的撒土机撒出来,再用扎成捆的扫帚扫进去。1930年老球场购买了一个大容量的可旋转的筛屏。它可以筛更多的沙子,但是没有文件记录这种没有贝壳的海沙是否用在了球道区。更可能的是他们选择了含贝壳少的沙子,先施入球道再将贝壳挑出来。

20世纪70年代早期,人们采用泥炭作为表面覆盖物,因为它是一种自然的石灰替代物。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使用的表面覆盖物—沙子,是用机械力的覆盖机进行覆盖的。1999年使用了一台很大的三联覆沙机。现在,在球道区每年会用经过筛选过的沙子进行两次覆沙,重点在落球集中的区域。

(3)滚压

另一项在球道区上使用的养护措施就是滚压。1872年R&A采用了马拉的木制滚子。之后又使用了铁制的滚子。1891年购买了马拉的、双滚筒、用水平衡的滚子。没有关于滚压频率的记录,但是很可能每年很多次。至少最近的四十年里没有采用滚压的方式对球道进行处理。

(4)松土:到1889年,通过打孔的方式对球道草坪上的紧实土壤进行了成功改良。20世纪70年代,人们一直使用手工的方式对紧实土壤进行处理,有时候需要处理很大的面积。在1972年球道上更大面积的草坪应用了一台拖拉机拉动的划破/打孔机进行处理。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每年球场上会进行两到三次的打孔。

(5)剪草

到19世纪80年代晚期,老球场的球道草坪上保留下来了一种生长缓慢的草坪草,可以生长在贫瘠无营养的沙质土壤中,不需施肥,也不用浇水。不论何时何地,只要嫩芽一长出来就会被羊啃掉,小部分会被牛吃掉。市议会从1732年开始对老球场的农民实行租用放牧权的政策。大约每公顷放12只成羊可以将草啃至30~50mm的高度。1868年限制了牛的放牧。是否要禁止放牧羊,这个争议性的问题困扰着R&A的成员们,并为之争论了25年。直到1936年,老球场上才禁止放羊,然而在二战期间又被政府勒令重新开始。

最起码在19世纪60年代才开始使用手工镰刀对大片的球道区域的新芽进行定时刈割。1943年还在购进镰刀和扁刀。Alexander Shanks于1842年取得第一台马拉的、滚刀式、105cm宽、单圈的剪草机的专利。但是,直到1891年,老球场上才有了关于Shanks剪草机的记录,大概在注册专利之后五十年。1926年才有关于修理一台0.9m宽、马拉式剪草机的支出记录。

美国的Worthington公司在1914年获得了三联式侧驱动的牵引式剪草机的专利。11年以后,1923年,老球场使用了一台Ransomes, Sims&Jefferies出产的三联剪草机。我们注意到第一台汽油发动的拖拉机是1926年购置的,1927年买了第二台,1932年购买了第三台。这些早期的Pattisson草地拖拉机有带V型轨迹以增加摩擦的金属轮子。它们有可能就是球道剪草机的动力来源。到20世纪60年代,老球场广泛应用了Loyd的牵引式五联剪草机,并且一直使用到1989年。20世纪70年代曾经短期使用过一种拖拉机带动的五联剪草机。自1989年以来,球道的修剪开始采用三联可驾驶式剪草机进行交叉修剪。接着在1994年应用了的一台可驾驶的五联剪草机。

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球道草坪的修剪高度是19mm,在嫩芽开始长出来的时候,频率为一周一次。自2000年起修剪高度变为9~12mm,冬天升高到15mm,修剪频率是每周三次。在比赛期间更加频繁,同时回收并清理草屑。

(6)施肥

20世纪早期,人们开始重视通过对球道区的贫瘠土壤施用动物粪便以改良土壤的方法。1911~12年和1919~20年的严重干旱中,大部分草种都死亡了。草坪草的恢复速度很慢,又因为沙质土壤的肥力水平非常低,再加上缺少水源,通常草地恢复需要几年的时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1910年和1920年间,粪肥和肥料的施入量越来越大。从60年代开始球道区没有施用过任何肥料。球道区草坪也一直没有用过石灰类似物。只是在1920~30年间曾经对几个有问题的地方施用过。

(7)混合肥料

在20世纪早期,老球场上偶尔会在球道处准备好混合肥料,为了修复贫瘠或者裸露的土地。从20世纪40年代起,在球道施用的混合肥料量开始减到最少。

(8)灌溉

老球场曾经没有给球道灌溉的能力,直到1971年,才在几个特别干旱的球洞附近安装了带有水龙头的水管。1978年安装了一个自动的地下灌溉系统。这个系统将草坪草从困难的境地,特别是夏季的干旱中解救出来。灌溉的次数尽可能少,主要是用于干旱的夏季。最近,2000~01年度,又安装了一个全自动的隐藏式的灌溉系统。

4、障碍区或高草区

早期老球场上有很多金雀花和石楠属植物,它们延伸到球道区。19世纪30年代,为了将球道拓宽到27~36m,人们将这些灌木又移回了障碍区。50年代后期,对球道的第二次拓宽造成了更大范围的回迁;第三次回迁发生在90年代。到20世纪60年代,金雀花和石楠的数量减少了,因为每年举行的大赛上,观众逐渐增多,对它们的践踏也加强了。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对障碍区进行的养护措施就是保持适合于灌木生长的环境,特别是金雀花和石楠,还有生长在海边沙滩的滨草。在一些特定的果岭区,1995年出现了一种比较高的草类障碍,每周修剪两次,修剪高度为5cm。

5、草坪的病虫草害

直到20世纪的上半叶,老球场的高尔夫球手们才将害虫造成的草坪密度和均一度的损害作为衡量草坪质量好坏的标准。不像兔子和其它的某些杂草对草坪的伤害,病害和虫害问题都受天气和土壤的控制,而且适合植物生长的气候与土壤条件可以将这两种损害降到最小。

(1)兔子

老球场上最古老的危害就是兔子洞和兔子的刨挖。兔子在这个地区是最早适应并且受到鼓励生活的动物,因为那时人们可以猎捕它们作为新鲜肉的来源,还可以用它们的皮毛做衣服。同时市议会从14世纪到1821年还将林克斯球场的兔子用作商业用途的配额进行出租。越来越多的兔子洞和兔子刨挖出的痕迹在高尔夫运动中带来了严重的问题。到19世纪中期多亏了市民们的自愿捕杀,兔子数量一度得到控制。然而兔子的控制依然是一个延续性的问题,现在有一个到多个人为此进行全职工作。

(2)蚯蚓

老球场最早的虫害记录是在1888年。对蚯蚓数量的控制记录则见于1920年前后。一种早期的防治方法是向土壤中灌从附近海里泵上来的盐水。另一种不成功的方法是用氯化汞和碱进行处理。到现在为止,老球场使用的最有效的处理方法是1925年使用驱逐剂,并且连续使用了好几年。1929年购进了许多杀虫剂。在极少灌溉的球道区,蚯蚓数量变得很少;而在果岭区几乎没有蚯蚓,因为适应沙生的植物根系对蚯蚓来说是一种刺激物。

(3)杂草

对老球场草坪上杂草的关注首次出现在1920年,包括普通或者英国雏菊、三叶草、车前。从1920年到1945年,控制果岭区杂草的主要方法是拔草。人们曾经试图通过”放血”来控制三叶草,也就是用镰刀割掉三叶草的顶部,然而并不成功。试验证明一种叫做”烧叶”的化学物质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用的。通过将硫酸铵和硫酸铁的混合物与沙子混合,可以杀灭地上部分的叶片。

第一种真正有效的选择性的除草剂2,4-D在20世纪40年代开始使用,并且在一直老球场的球道上根据需要施用。果岭区上的杂草有雏菊、繁缕、漆姑草等,通常直接用手拔掉。一年生早熟禾是现在最普遍的问题,特别是在交通频繁的地区。控制它的方法就是采用抑制它生长的种植方法,包括水分胁迫。

(4)病害

在老球场关于病害的最初记录是在1933年,但是并没有指明是什么病害。第一次购买防治苔藓和病原菌的药剂的记录是在1938年。老球场上的病害不是很严重,主要是仙女环病,加上偶尔有镰刀枯萎病和红丝病。老球场已经超过十五年都没有使用杀菌剂了。

(5)虫害

直到1935年老球场才有了关于昆虫害虫危害的记录。偶尔会出现长脚蝇,危害并不严重。老球场同样有超过十五年都没有使用过杀虫剂。

6、喷雾设备

老球场购买有压力的喷雾器的最早记录是在1938年。很可能它是用来喷洒液体药剂以杀灭害虫。购买喷雾器的记录紧接着是病害和虫害的记录。前面提到的病害和昆虫问题当然应该可能在更早的时候都有发生,但是由于当时的认识或当时对草坪质量的要求并不高等原因,所以更早的时间并没有采取有关的防治措施。  信息来源—转载于网络



0
分享到: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