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练习场呈现大众姿态 高尔夫运动正火热兴起

湖南练习场呈现大众姿态 高尔夫运动正火热兴起

在华雅练习场,长沙一些工薪阶层中的人在练球。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按照全球高尔夫的发展规律,高尔夫运动真正走进大众是迟早的事。    图/记者朱辉峰

在中国,打球的人少,了解高尔夫的人也少,因此对高尔夫的看法比较片面,认为是贵族运动。图/记者朱辉峰

制图/龚万里

长沙市区及周边的高尔夫练习场和球场

完成高尔夫运动在湖南的启蒙后,有10年历史的长沙银洲高尔夫练习场便像一个没落的贵族,它没能完成华美转身,它无奈地脱下华袍,把高贵的身段出让给一群臭汗淋漓的男人——场地租赁给人做了小型足球场。这就是“非富即贵”的高尔夫运动的命运。

但它的影响却是不容忽视的:“现在长沙打高尔夫的人,里面有很多曾经就是银洲高尔夫练习场的客户。”

据记者调查,湖南有3个高尔夫球场,10个高尔夫练习场(不含一些企业内部的高尔夫练习场)。虽然练习场消费价格已大众化,但3大球场由于自身高端定位,在那打球仍是贵族运动。让一部分人先打起来,民企老板和企业高管正是挥杆主力。

练习场地在向普通人抛媚眼的过程中,那些有兴趣和时间以及有点闲钱的普通人站在场地边上挥挥杆子,体验高尔夫所带来的乐趣,虽然有时连草地都没进去过。

但高尔夫在湖南的大众姿态表露无遗。

从精英符号到时髦运动,阶层之变体现了高尔夫的本质是一种广泛的大众运动。

本报记者贺银河 长沙报道

双脚开立,微微弯腰,双手紧握着球杆,注视着脚前的白色小球轻吸一口气,一击挥出……

时间上溯到1996年。长沙银洲度假村里,一个白色的小球受到了许多人的追捧。这些人从四处赶来,清一色乘着小车。

一个练习场的兴衰

“银洲的高尔夫练习场在湖南是第一家,当时银洲人观念挺新的。”长沙银洲度假村娱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月兰这样高调评价。开湖南之先河前,“银洲”高层到中国沿海考察了一番。那边,高尔夫运动已发展了10多年。

“练习场刚开张后生意火爆!”王月兰说。当时,来银洲高尔夫练习场的顾客大多是民营企业老板,而来湘的韩国和中国台湾商人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世易时移,如今,银洲高尔夫练习场已没落,场地租赁给人做了小型足球场。王月兰说:“最近两年,银洲的练习场几乎处于半封闭状态。”而今年上半年,一场大风将练习场边的丝网围栏刮倒后,这个高尔夫练习场便可说是退出历史舞台。

王月兰分析银洲高尔夫练习场“冷”下去的原因有两个,除了场地不规范(指长度不够)外,另一个原因就是长沙高尔夫练习场增多,竞争之下客源减少。

银洲高尔夫练习场虽成过去,但在《高球先生》杂志顾问、长沙新思维企业发展策划公司总经理陈真诚看来,它对湖南高尔夫市场的培育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现在长沙打高尔夫的人,里面有很多曾经就是银洲高尔夫练习场的客户”。

涉外先于厦大吃螃蟹

银洲高尔夫练习场的没落,长沙高尔夫练习场的增多,客观反映出长沙乃至湖南高尔夫运动正逐渐兴起。如今,长沙大大小小独立的练习场已有10家(不含一些企业内部的高尔夫练习场),而长沙及其周边的青竹湖、龙湖和梓山湖三个球场自身还配有练习场。并且,高尔夫练习场进入小区,水云间以长沙城区第一个高尔夫纯别墅区面貌高贵亮相后,恒盛世家在韶山南路边打出了“恒盛世家,南岭上的高尔夫”的广告语。

在长沙市及其周边的练习场、球场打球的人数也逐渐增加。青竹湖国际高尔夫球会副总经理章驰介绍,湖南三大球场的会员有1500余人,而经常打球的人过万,每年仍以超过20%的速度增长。一些有钱人家也有了培养孩子打高尔夫的意识。水云间高尔夫练习场投入使用后,一些业主纷纷带着子女到练习场边感悟高尔夫魅力。现在,水云间里一些5岁、11岁的小孩也能挥上几杆。

虽然长沙乃至湖南高尔夫运动正在逐渐兴起,但与沿海相比,业内人士认为其起步较晚而仍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人们消费高尔夫的整体意识不强。不过,与高尔夫运动相比,湖南的高尔夫教育却走在了全国前列。

今年下半年,当厦门大学提出将高尔夫课程列为管理、法学、经济、软件学院的必修课时,厦大就被推上口水战舞台,而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其实早在2002年就开设了高尔夫专业。“涉外”高尔夫系系主任谭受清教授介绍,中国自办高尔夫专业的高校,深圳大学是第一家,“涉外”第二,但“涉外”的招生规模比深圳大学大得多。“竞技落后,但教育领先。”谭受清教授用九个字评价湖南高尔夫运动和高尔夫教育在全国的地位。

公众球场短期内难以出现

舒扬和毛骏认为高尔夫练习场的打球价格大众化,但即便这样,只怕也难说高尔夫运动真正大众化了。在高尔夫练习场打球和在高尔夫球场打球不可同日而语,业内有人将只在高尔夫练习场打球的人称为亚高尔夫人群,只有在球场打球的消费者大众化后,高尔夫运动才能说真正大众化。然而,湖南高尔夫球场消费价格之高在业内外似乎没有争论。因为中国的高尔夫一开始就打上贵族运动的烙印。

业内人士认为,中国高尔夫球场消费价格高是多种因素综合造成。“在中国高尔夫球场打球贵,这与中国对高尔夫用地的限制有密切关系,与中国公众球场的缺乏有关系,也与球场经营者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模式有关。”“文景”总经理毛骏说。

在国外,高尔夫球场分为会员制的私人俱乐部和大众化的公众球场,但中国的高尔夫运动是依靠民间力量而不是政府力量发展起来的,众多高尔夫球场都将自己定位于会员制或一般会员制(即会员和非会员区别对待)的俱乐部,土地征用成本、修建费用和维护费用的高昂使得投资方急于迅速收回投资,消费价格自然不菲。到目前,中国大陆仅仅只深圳有两家公众球场。

在深圳龙岗公众高尔夫球场,打场球的价格只在200元左右。因为政府支持,租用土地得到优惠,并且通常高尔夫俱乐部必不可少的奢华部分被舍去,没有球童,也没有沐浴间,运营成本降得很低。消费价格低了,打球的人自然纷至沓来。

然而,在湖南,目前三家高尔夫球场都定位高端,而公众球场的出现也不知在哪个年月。省国土资源厅建设用地处有关人士语气坚定地说,根据国家有关政策,在土地用地方面,商业性、经营性用地要让路于公益性事业用地,目前,高尔夫球场和练习场的新增用地肯定是不会再审批的,国家也不可能放松在这方面的限制;另外,像深圳那种公众高尔夫球场,短时期在湖南也不可能出现。

事实上,在2003年底,国土资源部就发出通知,对高尔夫用地实行一刀切的“禁止”政策。

4

民企老板和企业高管是挥杆主力

湖南什么人在玩高尔夫?到现在,无论是在练习场还是在球场,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就是:玩那个白色小球的,绝大多数是居于财富金字塔上层。

不用说湖南三大球场,它们自身定位在高级俱乐部,目标消费者定位高端,根据使用年限的不同,会籍卡出售的价格从数万到20多万不等,而访客去打一次球一般需人民币千元左右。像青竹湖国际高尔夫球会,最贵的会籍卡达28万元。

而多个练习场的消费人群情况显示,湖南打高尔夫球的人中,民企老板、企业高管是主力。

银洲高尔夫练习场存在的10年时间里,王月兰称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银洲”周边的普通居民来打球,“来打球的,肯定得自己有小车”。

11月15日,记者到位于湖南森林植物园里的文景高尔夫度假村采访时,停在度假村门口的是10多辆轿车。“我还没有看到过没坐小车来打球的。”门口的保安笑着说。

“文景”的职业教练李高翔今年7月加盟“文景”,此前他在厦门的球会工作,他将长沙和厦门打高尔夫的人群做了对比:两地练球的人中,不同年龄段的人都有,但厦门20-30岁年龄段练球的人比长沙多得多;而且,在厦门,骑自行车、摩托车,坐公交车去练球的人很多,而在长沙他还没有看到过。

不过,“文景”总经理毛骏透露,到“文景”练球的人中,也慢慢出现了一些工薪阶层中的人,比如有些教师和公务员周末一家人会来练球,“虽然只是少数‘工薪族’人加入练习高尔夫球队伍,但无疑对高尔夫运动的推广是促进”。

长沙佳辉高尔夫俱乐部人事部经理李年生也说了这样一件事:一个40岁左右的女士骑摩托车来到俱乐部,问了办张年卡只需不到5000元时,立即骑车离去,随后叫来3位伙伴各办了一张年卡。当然,在李年生的印象里,有人骑摩托车来打听练球价格也只这一次。

5

“有钱人的游戏”

自从1984年8月中国内地第一家球会——中山温泉开业后,中国高尔夫运动就打上了贵族运动烙印。所谓贵族运动,很大程度上是从价格上说的。22年过去,如今高尔夫运动在许多人看来,仍是“有钱人的游戏”。

一次,李年生的一个朋友请李吃饭,朋友是湖南一所高校的教授。席间,李热情邀请教授到“佳辉”打球,但教授连连摇头:“那不来,玩不起!”不过那餐饭教授花费了500块。“一餐饭500块,而在我们这里可以打好几场球了。”李年生说。

事实上,无论是佳辉,还是“文景”和“水云间”,根据各练习场环境和设施的不同,办张年卡所需费用各不相同,人民币4000多元到6000多元不等;而一卡在手,消费者一年内想怎么打就可怎么打,不限次数和时间。

水云间高尔夫球俱乐部营运总监舒扬认为,湖南高尔夫运动到底是不是贵族运动,得分练习场和球场。在湖南,练习场消费价格已大众化,但三大球场由于自身高端定位,在那打球仍是贵族运动。

“湖南高尔夫练习场的进入门槛很低。”“文景”总经理毛骏也说。他算了一笔账,一张年卡五六千块,算起来一天只需10多块,“比唱歌、泡酒吧便宜”。

舒扬和毛骏一致认为,湖南许多人对高尔夫并不了解。毛骏称,现在要发展高尔夫运动,解决社会上一些人对待高尔夫运动的思想误区最重要,“要让其认为高尔夫不是种高不可攀的运动,思想上的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迎刃而解”。

除了价格的因素外,一些有高尔夫运动消费意识的人也没拿起高尔夫运动的球杆。在房产公司工作的文卉女士说,她有消费高尔夫运动的欲望,但由于不会打而怕在场上丢面子,因而也没参与到高尔夫运动中来,所以,“高尔夫场地的经营者能不能在学打高尔夫的难易程度上做些宣传,比如告诉人们学打高尔夫很容易”。不过,业内人士介绍,要打好高尔夫不是件容易事,初学者一般得经过三个月到半年时间的努力练习,才能初步适应在球场打球。

6

大众化之路

在中国,打球的人少,了解高尔夫的人也少,因此对高尔夫的看法比较片面,好像非富即贵,是贵族运动。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按照全球高尔夫的发展规律,高尔夫运动真正走进大众是迟早的事。“多年前,网球、保龄球也被认为是贵族运动,但现在玩这两种球的大有人在,我相信高尔夫也会如此。”湖南鹰皇高尔夫有限公司的市场推广总监陈松说:“本质上作为体育运动的高尔夫是应该大众化的。”

在中国目前国情下,陈真诚认为,高尔夫运动要真正大众化首先需要高尔夫球场的经营者转变经营理念,控制修建费用和运营成本,让球场的定位出现差别化,目标消费者细分化,即出现“私人球场贵族化,公众球场大众化”的并存情况,让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公众球场打球。

湖南涉外经济学院高尔夫系谭受清教授也从球场消费的高价格谈到高尔夫球场的经营者要改变观念,将高尔夫这块蛋糕做大。如果价格降下,消费高尔夫运动的人群扩大,蛋糕大了,赚钱的机会自然多了。

不过,政府改变观念并引导高尔夫运动发展仍是成为业内许多人士的呼唤。“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要从市场角度看问题,一个东西如果存在不下去,它自然消失,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它就会存在。政府的作用是进行规范和引导。”“文景”总经理毛骏说,中国的高尔夫运动要发展,离不开政府、经营者和社会的共同努力。

一切还只是开始!虽然业内人士一致认为大众化是高尔夫发展的趋势,但即使这样,其发展之路并不会平坦,中国的高尔夫运动要实现大众化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而湖南的高尔夫运动,由于受起步时间较晚的影响,相比沿海,大众化时间肯定还得更长。另外,高尔夫运动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发展的,因而,它的大众化还有赖于一个地方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一步繁荣。



0
分享到: 微信